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夕阳晚晴】我居然成了理发匠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3日09:15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武汉 吕云梅

我老家有句谚语:八十岁学成吹鼓手。我今年82岁,被疫情逼成了理发匠,荣升“吹鼓手”。

年初新冠肺炎病毒像洪水猛兽般地向武汉人民袭来,让人猝不及防,束手无方。得以安慰的是,社区干部经常嘘寒问暖,免费爱心菜送上门,小区志愿者组织了团购,可以说吃喝无忧,三餐有时比以前还丰富多彩。唯一不足之处是理发难。尤其是老伴,几月没理发,头发像乱草,很不雅观。疫情似乎遥遥无期,经思考后决定自己动手。

二月二龙抬头那天,我把专门为狗推毛的推刀找出,准备在老伴头上做试验田。起初他一百个不情愿,说:“你那水平别给我理坏吧!”他的气话激起了我的决心,我倒真要做给他看看。老伴是十八头牛拉不动的倔脾气,吃软不吃硬,平时爱整洁,抓住这个特点我连哄带骗:“长得浓眉大眼那样帅,披一头乱发太不相称了,理发店我见得多了,保证耐心细致给你理好。”

他终于答应了,我马上给他穿上长衣,围上围脖。他正襟危坐,真有点理发店的氛围。当拿起推刀的那一刻,还真有点棘手。从哪里下手呢?心想种地锄草始于边,就从下面开始吧。刀刚下去,他立刻蹦起来了:“不对不对!理发师傅是从正面开始,你胡来!”“杀猪杀屁股,各有杀法,保证理好就行了。”把他按在椅子上继续进行。下面一圈理完了,垫上梳子在他额前正中开路,他又急了:“哪有这种乱理法!”“莫吵莫吵,再吵我给你理成狗啃的了。”我边笑边逗,修修剪剪,剪剪修修,用了近个把时辰,大功告成。女儿从外回来进门眼睛一亮:“哟,老爸的发型好时尚!”老伴无语窃笑,我高声说:“以后理发要付费了!”

接着该打整自己的头发了。坐在梳妆镜前,用另一面镜子照脑后,后脑勺的全景映在梳妆镜上一清二楚。正规理发店先修剪后定型,我反其道而行,先定型后修剪,这样做的目的防止多剪错剪,形成难看的缺口。反复多次修剪,最终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出门熟人问我:“你在哪个理发店理的发?”我玩笑道:“自理理发店,还是免费的。”此后有的朋友找我给理发,我也乐于帮助。

绘图/刘阳

【纠错】编辑:李琛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